關閉
0
0 件商品
總計NT$ 0
前往結帳
2022 ‧ 12 - 29

穩定品質是提升效能的基石

品質管理

認識詹老師之前,我因公司業務頻繁飛往世界各地,直到我因神戶電池關係企業,安培企業的諸多問題被召回。當年,安培企業生產鉛酸蓄電池的隔離板(separator),其中一個客戶是統一集團的子公司,而統一希望能提升供應商水準,選了五家供應商來參與詹老師的課,學習如何提升公司產品品質——這便是我與詹老師初識的契機。

調至安培企業擔任總經理隔年,我必須要兼任董事長,又過了六年後,我兼任了神戶電池的董事長,因此我將應用在安培企業的詹老師的各種工具引進神戶電池。當我接管神戶電池時,神戶電池營業額十七億,虧損了幾億。導入詹老師的系統工具多年後,當我把公司賣給HITACHI時,營業額已經超過八十億,獲利幾乎是每年一個資本額。

我接手安培企業時,公司有許多問題,包括產品老化、市場侷限在臺灣、人員老化、品質不良、沒有新技術而在神戶電池,比較「驚悚」的問題是蓄電池串並連後的良率問題。在老師輔導品質提升之前,我們的總不良率已經低於0.1%1,000 ppm),遠優於日本與世界各地的爭對手。但是諸如數據中心等客戶需要足夠的瓦特數、電壓,與容量,因此會將電池串並聯成很大的系統,使不良率倍數上升。比如,原本0.1%的不良率,在串並聯成800顆電池的電池組(battery set)後,會被提升至80%800,000 ppm)。

(圖,電池串並聯後不良率倍數上升,導入QMS後,不良率減少了50倍。)

電池看起來是個小東西,但影響的事情非常大,因為我們賣的不是個人電腦用的電池,能讓客戶在斷電的三分鐘內趕緊存檔關機就沒事了。我們的顧客端使用電池多是緊急情況,電池常被用於科技廠重要設備、保安系統、緊急照明、UPS、數據中心、金融機構、國防設備、飛航中心,甚至醫院重要的維生設備,一但斷電或者電壓不穩,損失難以估量。

品質管理系統是將沒有被管控的x(因子)掌握,而不是讓這些x都掉在地上沒有人管,要是沒有持續管控x,總有機會在某一天發生大災難。

當年,作為鉛酸蓄電池的龍頭,代表的不僅是我們的品質、研發、規模都是業界第一,也代表我們能在電池發生不良時,完全負擔顧客端的損失。曾有一個x被我們認為沒有風險,卻在某天倏然出錯,造成七、八億的損失,因為我們作為業界第一,就必須 (1) 調動所有材料,空運非常重的電池到全世界,以確保客戶的生產時程不被延誤;(2) 派遣專業人員到顧客端,以新的良品替換損壞的電池;(3) 在全世界各地報廢損壞的電池。這就是為什麼全世界前十大的個人UPS公司都是我們的顧客,因為我們才有這種全球服務的能力。

為了因應顧客需求,並確保電池品質,我們導入詹老師的品質管理系統(
QMS)。鉛酸蓄電池的前工程是化工業線,我們用批量管理來穩定,而後工程是組裝,在QMS推行時,我們嚴謹點檢自前段化工到後段組裝的整段製程中的重要x,並重新找到所謂掉到地上的x,一個個抓起來管控,規範檢驗頻率,適當放寬、加嚴。再用照妖鏡一般的SPC掌控生產流程之品質變化,用FMEA分析失效模式與失效原因。

我們十分重視趨勢;就像身體檢查不是只看每個指數是否合格,也需要看今年與去年的變化。趨勢讓我們能提前預防,改善、修正正在惡化的工序,並適當提高檢驗頻率,避免失效事件。解決該站問題後,又能將查偵頻率調降。

有趣的是,因為動態的管控製程,當我們品質提升時,我們的成本反而是下降的。很多企業都以為品質提升首先需要拉高成本——完全顛倒!做好QMS就是能夠讓你品質提升又降低成本。

在QMS中,浴缸曲線是一個重要概念,代表產品生命週期各階段的良率。而我們管控品質後,能將曲線兩側的斜率變得非常陡峭(圖),也就是將產品使用期間的失效率降至最低。推動詹老師的QMS後,我們將失效率降低了50倍,每顆電池的失效率低至0.002%20 ppm)。

我們不僅用QMS管控自己的工序,也管理供應商進料的品質。光是鉛這個材料的供應可能就來自全世界十個國家,我們要去拜訪他們工廠,評估他們製程的控制能力,引導他們進步,甚至要請他們來上QMS的課程。引導我們的供應商進步,才有機會做得更好。此外,我們也導入Poka-Yoke防錯,比如在產品的設計上,為了避免客戶混淆陰極與陽極,我們將兩端子做得不一樣。
 

圖,在推動QMS過後,電池的失效率從圖中藍色曲線下降為橙色曲線,失效率大幅降低。)

品質帶來的溢價使我們同規格電池售價總是比日本多15%,當年台灣最大UPS公司的鄭董只給採購單位一句話,「沒有比神戶電池低20%的價格請不要進來談」——在注重高品質的企業之間,神戶電池可以說是完全沒有競爭對手。

QMS不只是為了品質,它是一個企業要創新新產品設計的基礎。鐘型曲線讓我們重新審視公司產品的品質。當你一個產品的鐘型曲線很寬,代表你的產品製成後,各個參數差異甚大(也就是標準差大)。比如某個電池容量是6個安培小時,當你要提升容量至7.2時,若你的電池品質不好,容量一開始就從57安培小時都有,很難成功穩定製造出電容7.2安培小時的電池(圖)。台灣很多企業混淆了效能(Performance)和品質(Quality,當品質穩定(鐘型曲線窄,見圖x藍色曲線)時,提升效能時才能成功改變產品參數、提升效能(見圖y藍色實線位移至藍色虛線)。

(圖,電池容量標準差大,提升性能困難。兩條曲線覆蓋率高,代表即使平均電池容量提升,實際上仍有許多電池容量並未在目標值。)

(圖x,穩定品質,將標準差降低,使同規格產品各方面參數接近。)

(圖y,因標準差較低,提升電池容量後,大部分電池的性能都有確實提升。)

其實我長年來在經營企業遇到的困境非常多,因此只要有任何經營課程,我都一定會參加,然後設法將學來的東西用在經營上。我最早在Panasonic實習,後來也向HITACHI學習,也曾經想方設法至紐約GE大學學習,直到碰到詹老師對我而言才是最衝擊的,因為他將我以前所學的零碎的知識,整合成為一個系統。

我跟企業家朋友常說,製造業第一件大事就是把品質做好。其實要把品質做好,並不需要絕頂聰明,只要願意接受並認真去做我們引入的系統工具,一點一滴累積,所以我才常笑當年的團隊有牛一般的精神, 一步步改善許多年,慢慢把我們的浴缸曲線拉到最佳狀態——QMS這樣一個系統帶來的是長遠的進步。在企業中一步步建構出完整的系統,才有辦法持續進步。
回上一頁

新技術突破

12 - 29 ‧ 2022

使用者導向設計,台灣櫻花老品牌注入新靈魂

下一則